奇榕

【弈明】惜霜(正文第一)

文风诡异,人设可能崩了,不喜勿喷。

前面还有个序,想看可以往前翻。



(一)天命无妄不相佑@

  一场大雪连着下了几天。

  雪大,弈星下棋的兴致也就高涨。原因无他,那姓明的方士怕冷,两人下棋的时候几乎要抱在一起,对于这种操作,弈星觉得很满意。

  尧天已经歇业好久了。明世隐很无奈,狄仁杰看得太紧,简直没有人身自由可言。天一冷人就犯懒,大名鼎鼎的牡丹方士更是其中的佼佼者,说与其被人整天防着,还不如放假。

  天下太平都是假的,骗得了世人,却骗不了他明世隐的卦象。

  明世隐觉得,有些东西……或许真的到了该放下的时候了。纵使是不老不死的一个人,经历了这么多……他也累了。

  卦象少见的晦暗起来,不远处的前路是一片连绵的迷雾。

  每当弈星拉着他对弈的时候,他的心里总是会想到很多事情——像是许多许多年前,有人拉着尚年幼的他的手,漫步在遍地牡丹的疆土。

  他也曾是个少年,只是不曾恣意。

  他少时的牡丹才是真正的国色。可他却已记不清,究竟是长姐的额间绘了一片牡丹艳丽不折的色,还是兄长冷硬的铠上纹了一缕缱绻冷冽的柔温……他只记得那片花,那片血。

  他对人说,“大吉大利” ,可一生遭尽无妄。

  他说,临挂无忧,额间的红却是凝满的,一生的愁思。

  他还说,师卦飞翼。只有自己才明白,牡丹方士,一生只能是牡丹,只是牡丹。

  长生……却不可说。

  未明的前路他也走过了许多,如今都成了身后落下的一片雪。可这一次,天命似乎真的不佑——总会有人倒下,或许是他,又或是旁的什么人。

  明世隐有些失神,恍惚间竟将手中的的白子落在了棋盘之外。

  弈星了抿唇,蔚蓝的眼底神色晦暗。

  他正犹豫着要不要和师父说些什么,却见那人在怔了片刻后霍然起身。

  明世隐挥袖招来法器,瞬间周身魂力涌动,他额间的纹痕红光灼灼,蔓延开的光晕将他笼罩了起来,整个人都仿佛被一种神秘的力量吞噬,遥远得不可触碰。

  他竟推开那少年。

  弈星听见法器作响低鸣,眼中蔚蓝的一片眸光竟滞在这人的身上。

  方士一身的白衣飘摇,周身魂力涌动,平日里艳丽的容色此时竟是难明的动人。弈星的眼中现出艳羡,这人是他的师父,强大而温情,他从来都在追逐这人的路上。

  从幼时的踉跄脚步,至今日,少年能看到依然只是一片苍茫的白——那是方士留给他的背影,无喜无忧,无怒无愁。

  忽然,是一声清脆的响声,那法器中小小的牡丹终是碎作了一片虚无。

  一袭白衣跌了下来,方士甚至没能来得及发出一声叹息。

  法器坠地,他的发上染了尘。

  “师父!”

  无妄…天命,终不相佑……

  “首领!”年轻的魔种一下子吓得呆了,他怔怔地立在门边,手中攥着的长剑磕落在石板上,一声脆响。


 


我又来了,今晚大概是个高产之夜

不知道自己又写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我绝对是疯了✔

是弈明的小甜饼吖
(我不太懂什么叫甜,觉得不甜的可以自己加勺白砂糖。✔没错,就是这样。)

1.弈星又浇死一丛牡丹……
明老师心疼得全身都觉得疼……
小星星非常内疚地和老师道歉……
“老师对不起……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明老师:……(我还能说什么……)
天大地大没有太阳大,太阳再大也还是星星最大……
狄仁杰:这违背科学的爱情……
杨玉环:这狗粮真冷,我一点也不想吃……来阿离张嘴。
裴擒虎:太阳比天大?俺小学老师好像教的是……天大地大老子最大啊……
公孙离:玉环姐姐,狗粮太冷了!阿离不吃!
李元芳:别扔别扔!这狗粮留着!我这个月没发工资啊!

2.某天晚上,公孙离宿在府里,睡到半夜听见首领屋里传来一些不可描述的声音。
兔子耳朵支棱棱的灵,于是第二天阿离顶着一双熊猫眼走出房门。
公孙离从此一见明世隐就莫名惶恐。
后来杨玉环问阿离那晚到底听见了什么。
阿离顿时红了一整张脸,趴在杨玉环耳朵边小声学着明世隐说话:星儿……我好喜欢你,喜欢的不得了……唔,你比牡丹好看……
(别问我这是怎么被听见的,我不知道。)
第二天,长安日报头版头条
长安知名占卜师竟与其弟子私定终身,女帝震怒!
女帝:明卿……合同到期之前不能你不能结婚的……
弈星:为何?
狄仁杰(冷笑):工作繁重,没有婚假和产假!

3.某日花木兰进京述职,散朝后一路尾随明世隐回了明府。
明世隐:将军这可算是擅闯民宅?
花木兰:你算哪门子的民!姐就是看看你这贼子还有多久才能一命呜呼!
明世隐(笑):吾命自可长生。
花木兰(拍桌):看姐把你砍死,你还和谁长生!
明世隐:自是有的。
花木兰:哪有那么瞎的人让你遇见了……
弈星(蒙眼出场,灯光聚焦):师父,我什么也看不见了,现在够瞎吗?
明世隐:……(你一定是长城的奸细吧弈星,一定是吧,你和花木兰才是一伙的吧……)

我的小名叫做奥斯特洛柴可夫斯隐形战斗一点也不基……

【弈明】惜霜(正文)

不行了不行了,要困死,总算在十二点之前摸了出来。
我果然是个文废,先放个序。
就算只是个序也还是画风清奇,(我都写了些什么鬼东西……喂!)
不管了,先挂上了,实在丢人在拿回来。感谢太太让我感受到了温暖。有了那么点动力。 @白聿鱼
深夜造次,不胜惶恐,勿怪。


(序)
夜幕下的长安依旧灯火通明。
  清凉的月华泄了一地,伴着教坊中女子奏的琵琶曲,愈发显得惬意。
  街上叫卖的小贩舍不得收摊,此起彼伏吆喝着叫卖,街上来来往往的人踩着盈盈的灯笼烛火,虽是夜里,却也算得上一个川流不息。
  “玉环姐姐玉环姐姐,”俏丽的少女瞧见了一个卖小首饰的摊子,忙不迭地唤了两声身边抱着琵琶的女子,扯着人家的袖子凑到摊前,一眼便相中了一支簪子,“这个好看吗?”
  女子看了一眼,笑着说,“阿离的眼光不错,很好看。”
  二人付了钱,公孙离央着杨玉环替她戴了新簪子,美滋滋看了一眼一旁专注逗耗子的老虎,顿时更开心了。
  恰逢中秋佳节,往日秩序井然的长安此时热闹的过分,便有人不由皱了眉头。
  向来严谨的治安官眉头紧锁,目光瞥向身边的白衣方士。明世隐似有所觉,转过头便是一脸的揶揄,“怎么?狄大人可是觉得这节过得不妥?”
  狄仁杰一见他这幅气死人不偿命的样子就感觉自己手痒得想打死这人,于是便板着脸答了一句,“有明大人的地方,本官觉得都不甚妥当。”
  “呵,狄大人这话…”方士又笑了笑,媚长的眼里勾出一丝盈盈的水光,“可真是…太年轻。”高处阁楼上挂着的灯笼投下一片暖暖的光,照在方士白皙而年轻的面孔上,显得有些苍白,竟叫人莫名的痴了。
  狄仁杰有些鬼使神差地想去触碰方士散在肩上的一丝发,却在近处对上了一双蔚蓝的瞳,一片冷光,彻骨寒凉,狄仁杰一下子便回了神,不着痕迹的甩了甩袖口,道,“总之你别想做些出格的事。”
  “明世……”治安官方敛了些尴尬,正欲再说些什么,却被一个少年的声音生生打断。
  “师父,夜有些深了。”这少年的声线凛冽,只似泉水击玉,金石泠然,语调却是温柔,,“咱们回去吧,您也该休息了。”
  明世隐笑着摸了摸少年的头,刚“嗯”了一声应下,突然想起此间还有一个狄仁杰在一边晾着,回头去看时,只看见治安官黑的像锅一样的一张硬脸,只觉得自己今天应该是把狄仁杰气的够呛。
  想到这里便觉得很开心,毫不掩饰自己的愉悦心情,草草搂着徒弟别了狄仁杰。
  告诉杨玉环三人可以继续逛一逛,会给她们留门,明世隐和徒弟便逆着人流往明府的方向走。
  一路上的越来越少,徒弟不认识路,明世隐便很自觉地充当了一个好师父领着小徒弟回家,本想到家就洗洗睡了,没成想一进院子徒弟便给他摆了脸子。
  “师父难道没看出来狄大人对您心怀不轨吗?”少年梗着脖子如是说道。
  方士原本有些生气,现在却是哑然失笑,“就这个?”
  很明显,两人理解的心怀不轨并不是一样的意思。弈星有些认命的苦笑了一下,旋即扯住师父的袖子往明世隐的怀里靠。
  他抱着这人明显过于纤瘦的腰身,吸着鼻子说,“我就是觉得狄大人总是针对师父,对他有些不喜。”
  明世隐被少年抱着,只能拍了拍少年的背,有些无奈,“多大的人了,还和师父撒娇。”
  少年不说话,抱着方士的手却愈发地收的紧了。
  感受徒弟的情绪有些不稳,方士轻轻地叹了一声,也任由少年抱着。
  时光,难得的静谧。
  清冷的月色柔了方士的眉眼,他记起了初见这少年的那个冬日。他不记得旁的东西,却独独记住了少年那双清澈而倔强的眼,颜色蔚蓝,是他从未见过的,一片天空……
  星儿……
  你也该长大了……


依旧没有检查错别字什么的……

道与道也不寻常

贫道有个瓜皮华山徒弟,我的大徒弟。九级的时候被我捞到家里养大,大逆不道,欺师灭祖。做师父的每天带他下本遛弯逛世界,连情缘都忘了找。
我包办自己的徒孙,徒孙媳妇,又想包办徒弟媳妇……可现实狠狠打了我的脸——
他说:“你!满门单身!活该搞gay!”
……
我真是……天塌地陷。
后来他说,反正你也找不到情缘了,整个江湖现在就剩下这么几个单身道长,眼前这个不如就便宜你徒弟吧。我当时鬼迷心窍竟然觉得他说的在理,脑门一热就同意了。可是后来的事情……让我只想扇死自己。
他的嘴一点也不甜,我也是。
他不懂什么浪漫和迁就,而我只会用他师父的角度进行溺爱。
徒孙说他师父当起来师父太混账,我包下了带徒孙的任务。
我自以为做的足够好了,可是瓜皮就是瓜皮,我就是从金顶跳下来摔断两条腿,去暗香偷兰花和女弟子衣服也不应该相信个瓜皮华山……
我不知道自己是被徒弟叛师了,还是被自己情缘给绿了……总之从那往后,世间再无慕容。
我想起刚做他师父的时候,我斟酌了许久,才决定叫他小容……这个称呼,一直叫到他离开我。
那个华山……雪岭巍峨,长风如漠。他在誓剑石前唤我的声音似乎还在耳边……
他是个皮断腿的华山,却也曾对我脉脉温情。
他同旁人一言不合就会大打出手,却也曾强忍于我怒火焚楹。
他从不屑于掩饰,可却直到那时候才让我“便宜眼前这个华山”。
他爱恨分明,当得任侠二字,爱便爱了,弃了也便弃了。
我曾使他视如明珠,如今恍如陌路。
故事听起来又土又傻,可我却到现在才发觉。如果手欠,大概会写出来损害市容。
一个来自来自天净沙的武当。

[弈明][星隐] 群聊体

依旧是这个时间段的半夜,我又来骚扰群众了
不走心的群聊体,毫无逻辑地胡扯✔
有没有意思我也不知道,(从小吃垃圾食品长大的我傻傻的分不清)
可能对于大多数人是雷的(沉思),请自行回避

群聊:既能貌美如花也能打打杀杀的尧天一窝
公孙离:玉环姐姐,你有没有觉得星星最近奇奇怪怪的?(天真少女脸)
杨玉环:他怎么了?说来让姐姐听听。
公孙离:星星最近下棋总是走神,棋子掉地上都没感觉,就知道看首领浇花。
公孙离:经常莫名其妙就傻笑……(恐慌三连)
公孙离:每天首领一出门,用不了一盏茶,他就也不见了……
裴擒虎:而且……阿离往他嘴里塞东西吃,只要能看见首领,他就能一直吃到塞不下,满脸傻笑……
……(沉默三秒)
杨玉环:我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脑补天元式飞燕三连:请问是否看到了我师傅?是我师傅让你来找我的吗?是我师傅让你来送信的吗?……)
杨玉环:此事并不简单,阿离不要同首领提起。老虎也不要说。
公孙离:好的。但是玉环姐姐,星星到底是怎么了呀?
裴擒虎:对啊玉环姐,怎么回事啊?弈星难不成被阿离给吃坏肚子了?
公孙离:……
杨玉环:……
杨玉环:暂时原因不详,再观察几天看看。

几天后……
裴擒虎:@杨玉环@公孙离
裴擒虎:玉环姐,出大事了!!!你俩快回来看看!!!
公孙离:(不明所以的在教坊待了一晚上的人。)怎么了?
杨玉环:(不明所以在教坊待了一晚上的人×2):狄大人又来和首领调情了?
公孙离:……玉环姐姐你说啥呢……注意点……
裴擒虎:不是狄大人……
杨玉环:狄大人家耗子也敢跟咱们首领肝了?
公孙离:这么社会了吗?
裴擒虎:不是小耗子……
杨玉环:????
公孙离:????(保持队形)
裴擒虎:是弈星……和首领……调情……
公孙离:!!!???
公孙离:这个世界太过美妙,我选择死亡。原地旋转爆炸上天啊啊啊啊啊啊
杨玉环:终于走到这一步了吗?(哲人式沉思状)
杨玉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他们太好了,我原地死亡……我反复死亡啊啊啊啊啊啊
公孙离:我们这就回去!千万别让他俩出门!
杨玉环:别让他们出门,我得多看两眼啊啊!
裴擒虎:玉环姐你放心,首领绝对出不去了。他腰疼得都快走不来路了。(放心状)
杨玉环:!!!(倒吸一口凉气)
杨玉环:星星这也太厉害了……
公孙离:阿离……还以为……会是星星腰疼……
公孙离:高估首领了……
弈星:咳咳
公孙离:星星??……
公孙离:你把首领怎么了!!!招!!
杨玉环:淡定,阿离。
杨玉环:你把首领怎么了!!!赶紧说!
弈星:麻烦玉环姐姐和阿离回来的时候帮我带串糖葫芦,多谢了。
公孙离:哦,好……
公孙离:不对!你把首领怎么了!你再不说我一伞柄把你送到狄大人家!
杨玉环:阿离,你人设崩了(划掉,不存在的。导演什么都没说)
弈星:我……玉环姐姐,能让老虎回避吗?
裴擒虎:关我什么事啊!
[裴擒虎已被管理员杨玉环踢出群聊]
杨玉环:说
公孙离:阿离听听
弈星:……(老虎我对不起你)
弈星:我……把师傅给睡了
……
公孙离:……
杨玉环:继续
弈星:???
杨玉环:我当然知道你把首领睡了!(拍桌)
杨玉环:我问你怎么睡的!
公孙离:玉环姐姐……你……(呆滞)
弈星:……(懵圈)
弈星:阿离你还是把我送到狄大人家吧
弈星:我不会说的
明世隐:啧
明世隐:星儿,为师好心提醒你一句,你这种行为起步三年最高死刑。
杨玉环:首领?!你没事?
明世隐:……
明世隐:没事
弈星:师傅骗人!
弈星:你明明都下不来床了!
杨玉环:星星……你……(辣眼)
公孙离:幸亏老虎不在……(拍胸口)
明世隐:孽徒!你离我远点!
明世隐:阿离,给狄仁杰打电话!
弈星:师傅……你那儿不疼了是吗?
弈星:我不可能走的……狄大人也是不会接咱们尧天电话的
弈星:既然师傅不难受了,是不是今晚还想陪徒儿“讨论棋艺”?
……
……
……
公孙离:首领……
公孙离:你还好吧……
杨玉环:首领……狄大人不接电话也没事
杨玉环:阿离……你给狄大人发短信
杨玉环:要是他三分钟没回……你就在长安官网@他
杨玉环:必须把首领嫁出去,不然就扒他养耗子的照片!
明世隐:……
弈星:……
公孙离:玉环姐姐才是真绝色……
………………………………

[裴擒虎已加入群聊]
裴擒虎:@公孙离
裴擒虎:阿离,刚刚怎么回事啊
……(无人回复)
裴擒虎:阿离,今天晚上谁做饭啊
……(无人回复)
裴擒虎:阿离,为什么家里一个人都没有了
……(无人回复)
系统好心提示:[您的好友公孙离已下线]
公孙离三段位移扒照片ing……
……
很多天后
女帝:狄卿?(举起养耗子照片)
狄仁杰:(内心:明世隐,老子和你没完)
……
End

『弈明』『星隐』若世有神明

半夜偷偷发块敲门砖✔
应该是个有后续的小长篇
可能会有che,我还没上过驾校,至今都是听墙角偷师
混个眼熟(这才是主要目的)✔
第一发短的不忍直视(先让我假装一下自己是个文化人,搞搞气氛。后面可能会有文风突变,毕竟我的本质是逗比。)
文笔显渣,别的就不说了,除了错别字我不接受吐槽(打我呀)✔

“黑子深邃,为长夜苍茫莫测;白子耀眼,若恒星亘古不变。”
  那人告诉他,棋,能代替这世间。
“纵横十九道内,栖息着宇宙。”
  ……
  “师傅,这世间又是什么?”执棋的少年如是问道。
  “爱憎之地。这世间,是你我眼中的世间。”微凉的晨风拂过少年的眼角眉梢,他望向那人,白衣的方士便拈花而笑,刹那间风云寂静,若有天光失色。
  少年微怔,蔚蓝的眼眸定格了那人瞬间的芳华。满庭的牡丹皆是含苞,独此一人,如盛世绽放。
  他看见方士朝他走来,背后群芳盛放,蜿蜒而迤逦。
  道不明的惊艳和情愫在心底瞬间生根发芽,他震颤着,却又听见那方士的声音,如同四月里的山溪冰雪初融,温柔凉薄。“这世间,是你的棋盘,要将命运攥在手里,它是你的棋。”
  它是我的棋……
  少年猛然攥住方士掩在长袖中的手,一片蔚蓝望进牡丹花色流转的眼瞳,口中是从未有过的质问“那师傅呢?”
  方士哑然失笑,轻轻在少年额上落下一吻,眼中是无限的柔情,“不管路多远,师傅永远都在你身后。”
  “为师会一直陪你。”
  “师傅……”
  ……